你的購物車是空的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  • {{ child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
    {{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(childProduct.child_variation) }}

  •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ProductName }} x {{ selectedChildProduct.quantity || 1 }}

    {{ getSelectedItemDetail(selectedChildProduct, item).childVariationName }}
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NT$0 {{ item.unit_point }} 點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
一個動作,從速度判讀 1RM 與當日身體狀況,客觀的客製訓練

  VBT ( Velocity-Based Training ) 的中文翻譯為「速度依循訓練」,是一種依據量測動作的速度做出判斷,以得到 1RM 數值,並依速度量測值作為訓練判斷的方法。 速度依循訓練(VBT)讓教練是透過「動作的位移速度」,量測受訓練者「當日」與「當下」可以負荷的重量。   以往的訓練方式是設定每天舉多少公斤為目標,但今日,因為科技不斷進步,當每個人每天的身體狀況不一樣、疲勞指數也不一樣時,已不再只是以「今天舉多少公斤?」為目標,而是改為以「速度」為目標。   重量不再是最精準的目標,速度才是最精準的目標。舉例來說,過去會用「舉 80 公斤」為目標,現在會改用今天須達到「每秒 0.5 m/s」,代表今天的訓練目標。   VBT 有兩大好處,不管是健身領域的體適能訓練或是運動員訓練都非常適用: 一、安全且避免運動傷害 二、協助追求突破 現今,消費者的知識水平愈來愈高,也愈來愈多運動愛好者為了參加比賽而去訓練,更需要以數據為基礎進行身體素質提升的訓練;當然,若是對於追求運動表現突破的運動員,以數據為依歸來計畫訓練的需求更不在話下。     重點來了,速度依循訓練 VBT 的量測工具有哪些呢?  在目前 VBT 的相關設備中,PUSH BAND 是相對輕便且 CP 值較高的一種選擇,因此,PUSH BAND 推出之後,在歐洲、美國及日本皆相當受到當地教練歡迎。   PUSH BAND 可直接配掛於受測者的手部、腳部、腰部…等部位,以測量不同位置的速度,此外,也可針對不同的運動專項體能訓練與檢測需求搭配使用,獲得測量數值,而且,無論是機械式訓練或自由重量皆可以使用。     舉例來說,當經常打羽毛球的客戶 (學員) 向教練反應:「我找你練體能,你讓我訓練上肢力量已經 6 個月了,可是感覺沒有打得比較好,一直不覺得有進步,而且打不贏!」如果你是教練,該怎麼說服客戶,訓練是有效益的?   客觀來說,客戶比賽打不贏的可能原因有很多,也許是腳步不夠好,也或許是戰術不對,至少,體能教練可以想辦法提出證據,用來說服客戶這段期間的訓練成效,例如:透過量測揮拍動作時的揮臂速度,證明客戶的揮臂速度是有增加的,因為有明確的數據呈現在這裡;同樣的道理,假設是棒球選手,教練就可以把 PUSH BAND 固定於手臂上,以實際測量到受測者能多快速揮出球棒。   因此,不管是打羽球、打棒球,或是鐵人三項、跑馬拉松、打網球……   PUSH BAND 量測出的數據,可使教練更了解運動者的身體狀態,並依其調整適合個人的訓練規劃,同時,也可事先透過 PUSH BAND 的測量了解運動員的身體極限,避免因為不熟知狀況導致使用不合適的訓練,造成運動中受傷的情形       PUSH BAND 三大特色   1、快速取得 1RM 數據 2、可以放置在不同位置,量測不同位置的速度 3、應用於在不同運動專項,得到揮棒速度、揮拍速度、起跑速度…等數據。       上一篇:在美國,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置物櫃馬上被清空… | 下一篇:暫無下一篇        
2020-08-10

在美國,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置物櫃馬上被清空,連練球都不行;在台灣,就算考 0 分也能打球。

  「美國的技術訓練與體能分開,每次的技術訓練只有 1 個小時;對台灣學生來說,訓練量突然差這麼大,會有點不習慣。」楊賀丞非常訝異,「台灣夏天可能從兩點練到六點半,四個半小時;在美國我們每週一、三、五各做一小時重量,下午再排一小時技術訓練就結束了。」   「去美國讀書是我的一個夢想,希望可以到美國打球。」楊賀丞自小熱愛棒球,兒時最喜歡與爸爸玩傳接球,全家常常窩在電視前看棒球比賽,五年級接觸社區少棒,對棒球的熱愛只增不減,種下了美國打棒球的夢想。   目前大一的楊賀丞說道,興起赴美求學念頭的學生不在少數,然而實際去實踐的選手卻屈指可數,除了是因相關資訊有限、接觸管道不易,以及申請手續繁複外,課業要求也是一大挑戰。 尤其,楊賀丞從國中開始,接受台灣體育班教育長達 6 年。回憶國中體育班生活,他娓娓道來……   「身邊很多同學都是從小開始打球,課業基礎不是很好,讓他們認真上課很難,而且聽不懂,也不會想要繼續聽;同學中,很多人真的認真過,但可能是中間的斷層愈來愈大,就算認真了還是不會,最後就算了。」   延伸閱讀: .體育班制度太僵化?我們開一條路,幫孩子找出路!   楊賀丞早將眼界放遠到往後的職涯發展,認為多接觸一些其他領域不是壞事,因此,除了練球,也排定自修時間與補習英文,努力跟上課業。   家裡從事教育業,楊賀丞的父母謹慎為他的學業把關,陪著他面對課業的壓力,克服讀書不友善的環境,「國一國二時,我的功課還算不錯,國三訓練量愈來愈大,」他尷尬笑說,「上課不小心就會睡著,成績也漸漸掉了下來……,逐漸就沒有辦法兼顧了。」   到了高中,楊賀丞試過認真讀書,「但是我們讀的東西跟普通班不一樣,就是簡單很多,考試前也會發題庫,告訴你會考什麼,然後給答案。」他的父母雖然擔憂楊賀丞的學業成績,但是,眼見孩子對棒球的熱情,雙親仍站在支持孩子的這一端,並積極為他找尋打球與學業可以並行的可能。   為什麼決定出國?楊賀丞委婉說:「如果一直留在台灣的體育班升學體制裡,也是只有打球,沒有讀書,生活大部分時間除了棒球還是棒球。」 時常從旁人口中聽到,「不打球以後要幹嘛?」楊賀丞為此特別做過功課,非常清楚,若按照一般體保生制度升上大學,生活重心也僅有棒球。   「台灣多數球隊都是讓大家選同一兩種科系,盡量在同一個時間上課、一起練習;為了訓練時間方便管理的前提下,科系選擇不多,就不太有機會能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系。」   比起同儕,楊賀丞在高中階段便已意識到、需要培養棒球以外的第二技能,「以前面對考試,都是把題庫答案背一背。對於升大學,除了棒球,實在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。」   赴美打球的契機不單只為了圓夢,楊賀丞坦言:「會想要學一些棒球以外的東西,我覺得,多接觸一些其他領域也不是壞事。」早將眼界放遠到往後的職涯發展,楊賀丞不止努力訓練,也排定自修時間與補習英文,努力跟上課業。   他說:「想學棒球以外的知識,不然,如果一直打球,好像有點單調,不做這個 (棒球),好像就沒有其他興趣。」他早在高一就確立志向,去美國「留學 + 打棒球」,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兼顧球技與課業。      延伸閱讀: .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,更重要的是把路走寬 .棒球人的社會責任:從運動科學教育與耕耘基層開始   高一寒假期間,楊賀丞曾經參加蓬勃主辦,邀請美國小聯盟教練來台灣執教的棒球訓練營。   高一寒假期間,曾經參加蓬勃主辦,邀請美國小聯盟教練來台灣執教的棒球訓練營,高三時,又在 PEAK FORCE 蓬勃國際的協助,獲得美國密里根學院棒球隊教練面試機會,「我們飛到美國,與教練面對面,現場展現自己的技術表現。」這一趟,沒有白飛,測試之後不到 12 個小時,就順利獲得學校的錄取資格與獎學金,開啟了美國留學之路。   楊賀丞選擇程式設計為主修,他直言,「特別選一個看起來比較有趣的領域學習,跟以前相較,學到的東西比較多元。」   為了銜接未來赴美可能面臨的比賽頻率與強度,在美國大學技術教練的提醒與 Peak Force 執行長 Dr. Sato 及總經理 Jeff Hsu(徐正賢)的建議下,楊賀丞在確定入學資格後,已在台灣做好體能訓練的規劃,把自己的身體狀況準備好。   赴美讀書後,楊賀丞確實感受到兩地的差異。   在美國,技術訓練與體能分開,每次的技術訓練僅有 1~2 個小時。   「美國的技術訓練與體能分開,每次的技術訓練僅有 1~2 個小時;對台灣學生來說,訓練量突然差這麼大,會有點不習慣。」楊賀丞非常訝異,「台灣夏天可能從兩點練到六點半,四個半小時;在美國我們每週一、三、五各做一小時重量,下午再排一小時技術訓練就結束了。」   關於體能,楊賀丞才剛到美國,就發現隊友的身材都非常厚實,他更看過原本體格普通的學長,訓練一段時間後,身體變得很壯,與以前在台灣學校棒球隊所經歷的體能訓練不一樣。   他說:「過去,在高中時做重訓,重量都是由自己調配。」但在美國,學校有外聘的專任體能訓練教練,教練重視運動科學,因此會依據每個人的身體數據,各別開立屬於個人的菜單。雖然訓練時間不長,但與過去身材相比、壯碩不少,在實戰上能明顯感受到力量的提升。   課業上,楊賀丞曾經親眼看見同齡隊友,因為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置物櫃馬上被清空,也不得參加任何訓練與球賽,非常嚴格執行!   在美國,球季只有春季,如果學業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連練球都不行;在台灣,就算考 0 分也能打球,「而且,有些考試會有題庫,學生也不會想真心學,只會想背一背應付考試。」   考試前,與隊友相約到圖書館讀書、討論課業,這是在台灣相對較少的現象。   楊賀丞特別指出,球隊中不乏理工科的高材生,既會念書又會打球。考試前,隊友常常會相約到圖書館讀書、討論課業,這是在台灣相對較少的現象。 因此,楊賀丞的美國生活是這樣的畫面:日常生活被課業塞得滿滿的,眼前不是熟悉的語言、環境,以及從沒接觸過的學科,「忙到想出去玩的時間都沒有!」他苦笑。   雖然現在課業充滿挑戰,但可以感受到新知不斷地湧入,「面對學業變得比較有動力,就會想多學。」楊賀丞說。   「努力一定很累,準備考試一定很枯燥乏味,但是,當你真的達到目標的時候,就會覺得一切好像沒有那麼辛苦了,很有成就感!」這段日子,非常充實,付出的努力與收穫,使得楊賀丞更加有自信心。   許多人認為出去留學,實力必須很頂尖,課業要很厲害,其實不盡然。 楊賀丞自認,過去在台灣時,並不是最突出的球員,赴美讀書也是因想學習第二專長,從出發前的前置作業到實際赴美所遇到的種種挑戰,楊賀丞說:「我覺得蠻值得的。」   楊賀丞雖然美國不到一年,計劃即被新冠病毒打亂,「打個4、5場,球季就被取消有點難過。」但在這期間已收穫不少。 他說,如果家庭條件允許,只要確定好志向,非常推薦台灣學生運動員可以拿出自信,勇敢地出去闖!   「努力一定很累,準備考試一定很枯燥乏味,但是,當你真的達到目標的時候,就會覺得一切好像沒有那麼辛苦了,很有成就感!」楊賀丞說。   出去的門檻並不難,真正的挑戰在美國!   「最大的改變應該是自信心吧!台灣太追求不能有錯誤,剛去美國的時候不太敢講英文,因為怕講錯,但現在至少不會害怕講英文,反正他們有不會太在意你有沒有講錯,聽得懂就好。」   因為疫情,楊賀丞暫時回台,持續維持體能訓練,調整姿勢,保持球感;課業也不敢怠慢,跨時區的遠端課程之外,也時常溫習所學,他期許自己:「時時刻刻準備好自己!」如同 Dr. Sato 與 Jeff 所言,技術準備好、體能準備好,學識準備好,當機會一來臨,才能有實力好好把握住。     延伸閱讀: .江奕昌:「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!」 .天才遇到了懂訓練的人,就產生怪物!   上一篇:專練你的籃球智商-台灣首位… | 下一篇:暫無下一篇
2020-07-23

專練你的籃球智商 ── 台灣首位.美國機構認證籃球技術訓練師|余平顥

  所謂的「籃球智商」,就是能夠在比賽期間,透過觀察、分析、判斷,獲得線索後,快速反應並作出最合理應對方式的解決問題的能力,讓球員在預測場上的情勢與走向,可以做出最佳的決策。   Jack,余平顥,全台灣首位通過美國訓練機構「I’m possible Trainning」認證的籃球技術訓練師,為台灣的技術訓練師的開創先鋒。   對於籃球路,他很堅定,高中曾對自己發誓「不管我要打球,還是教球,我就要走籃球相關的工作。」   儘管余平顥國高中並非科班出身,也從未參加過任何正式籃球隊,他靠著對籃球運動的熱愛,以及個人優秀的技巧,進入公開一級的輔仁大學籃球校隊。   無奈,相比之下「籃球智商」略顯不足,上場實戰經驗寥寥無幾,加上先天條件不夠優秀,到大三仍無法進入正選名單。對此,余平顥表示「深刻體會到光有技巧是不夠的,還得要有很好的實戰觀念。」但堅定的他,並沒有因此挫敗,開始將目標投向教學。   所謂的籃球智商,就是能夠在比賽期間,透過觀察、分析、判斷,獲得線索後,快速反應並作出最合理應對方式的解決問題的能力,讓球員在預測場上的情勢與走向,可以做出最佳的決策。     ESPN 前體育分析主管 本·阿拉馬爾(Ben Alamar),曾用一段話說明「籃球智商」:「最簡單的概念就是,好的球員可以搶先在其他人之前就了解球場上會發生什麼。」   余平顥說:「假設,我的基本功不差,如果能把這些技巧,融合在比我會打籃球的人身上,那他們會變成怎麼樣呢?」於是,他考進台北市立大學體育研究所,鑽研人體動作學習的相關知識。   技術與訓練是息息相關的。因緣際會下,他在網路上接觸到美國最大、曾經培訓出許多知名 NBA 球星指定的籃球技術訓練師機構「I'm possible Training」。   其實在國外,籃球技術訓練師早已盛行多年,不少職業球員會於賽季外,尋找私人訓練師加強個人技術,甚至是做轉型的調整,但對於當時的台灣,仍為未知的領域。   「國內雖然沒有出現過類似的專業訓練師,但我想自我挑戰。」余平顥決定開路先鋒,成功考取證照,成為台灣第一位籃球技術訓練師,以另外一種方式,延續他的籃球夢!   Jack 目前也是隊史悠久的輔仁大學籃球校隊甲組(公開男生組第一級)教練團隊。   籃球技術訓練師不同於教練之處,在於訓練師針對不同球員的特性,專精於個人動作的開發、提升個人籃球技巧;而對於技術訓練師與選手之間的差異,余平顥表示,「我親身見過的NBA訓練師,他們的運球、投籃,包含腳步,全部都不輸給真正的 NBA 球員。」最大的差別在於選手天生擁有的身體素質,以及他們擁有所謂的「籃球智商」,這是必須長年累積的實戰經驗才能養成。   以往的訓練,都是同樣的動作重複做。但余平顥說:「我們要求的,不是同樣的動作重複做,而是同樣的動作用不同方式做。」個人技術訓練師,著重蒐集選手長期在球場上進攻、防守的影片,加以分析優勢、劣勢,藉以訓練提高個人技巧,協助運動員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突破自己,正是技術訓練師在整個團隊中獨特的定位。   現在不僅是運動員,也有愈來愈多非運動員會尋求技術訓練師的幫助。   余平顥分享現在也有很多小朋友會來訓練個人技巧,對於懷有遠大籃球夢的兒童,他表示,「打從心底的認可這件事,我相信你、我支持你,我會盡我所能地幫助你,我們一起努力,」並強調身為教育者角色,「千萬不能當夢想扼殺者!」。   延伸閱讀: .為了翻轉台灣體壇教育制度,我們執行了一項計劃     Jack_加入輔仁大學籃球校隊教練團隊,協助楊哲宜、顏行書等教練,共同幫助輔仁大學重返UBA_四強。     對於自己在體育界的角色,余平顥大方分享,「我想當一個好的、可以分享正確知識的領航者,如果我們能把正確的知識傳遞下去,我希望會有更多台灣的國際化球員產生。」   近年,許多新的觀念興起,尤其重視數據為基礎的科學化訓練漸漸盛行,曾為運動員出身的余平顥,更希望透過科學訓練的落實,可以推廣技術加強結合傷害預防的正確觀念。   「也許在球場上,我的表現不是最好的,但我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走的路。」讓更多台灣的出色球員,走在對的航道上,這是余平顥所希望的,也是一直致力於做的事。   從素人選手,到成為台灣首位取得美國 IPT 認證的籃球技術訓練師,余平顥除了以自己的能力和專業,提升台灣籃球訓練的水準,也以自身的故事鼓勵所有懷抱夢想的人,路上必定會有許多阻礙,勇敢追夢是難得可貴的事,也是唯一能堅持夢想的路徑。     延伸閱讀: .江奕昌:「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!」   上一篇:體育班制度太僵化?我們開出一條路,幫孩子找出路! | 下一篇:在美國,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置物櫃馬上被清空…
2020-07-23

體育班制度太僵化?我們開一條路,幫孩子找出路!

  「坦白說,我過去也走過那一段……,一個禮拜 7 天我就安排 7 天訓練。一開始會進步很快,就是所謂初學者的甜蜜期,到後來我發現訓練都沒有辦法讓我再突破,就是不斷反覆地受傷、恢復、受傷、恢復。」苗栗縣頭屋國中體育老師潘嘉良教練回想,在他學習運動科學訓練以前。   轉變的契機,來自於 7 年前,潘嘉良偶然參加的一場運動科學訓練講座「2013競技運動暨教練科學研討會」,讓他從傳統訓練模式轉為科學化訓練。談到跨出這一步的動機,潘嘉良笑說:「我覺得我自己一定要先夠厲害、懂得夠多,才有辦法教選手。」秉持想要變強的初衷,他一頭栽進運動科學訓練的世界。   「我一直認為,如果競技運動比賽的結論都是指向『黃種人』,也就是基因不如人,那其實就不用比了。我認為真正的科學化訓練,應該是可以突破基因的限制,讓選手得到進步。」     潘嘉良身兼頭屋國中體育教師以及田徑隊教練,不管是教學、行政以及校隊事務都極為忙碌,但這 7 年來,他仍花費許多時間與金錢投資自己,參與坊間所有運動科學訓練課程,「這幾年花在這上面學費 30~40 萬元跑不掉,但我就是很喜歡。」他笑說。這當中,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 7年前 Dr. Sato 的課,「受益匪淺!」潘嘉良說,尤其是運動科學訓練落實於基層的觀念。去年,潘嘉良與 Peak Force 展開合作模式,參與「We Care 基層運動隊伍希望工程」計劃,由 Peak Force 團隊協同訓練頭屋國中田徑隊。   為什麼會這麼放心讓 Peak Force 協助?他說:「是因為我知道這是 Dr. Sato 領導的教練團隊,專業水平一定是不錯的,所以我很大膽開啟這個訓練合作計畫。」頭屋國中體育班自 102 學年成立開始,每年全中運 (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) 及全中錦 (全國中等學校田徑錦標賽),皆有選手闖進前 8 名,不管是對自己或是對團隊,潘嘉良都給出了 100 分的成績,「我們這幾年在全中運拿到一金二銅的殊榮,這代表當我給的訓練正確、有效,的確可以超越原來招生選材的劣勢。」或許在一般人眼裡,一金二銅的成績並非特別突出,不過,這其實是相對的!潘嘉良娓娓道來     「偏鄉學生相繼前往市區就學、流失嚴重,近年,頭屋國中連招生都成問題。」他以今年的國一升國二生為例,「除了一個轉學生,沒有其他選手了。」除了學生數量少,多數學生更是在國中以前未曾接受田徑正規訓練。   大多數選手必須從 0 教起,一直是潘嘉良不斷需要面臨的課題,但透過導入科學化訓練,頭屋國中在 2 年前奪下全中運男子 400 公尺接力金牌。當時的奪牌主力陳威儒隨後升上台中田徑傳統強權大甲高中,談及恩師,他說:「潘教練不只自己去學,也會帶我們去學,再慢慢地把這些知識安排到課表裡面。」相對於高中隊友,陳威儒是較早接觸到科學訓練的選手。他直覺反應:「我覺得科學化訓練,讓我的訓練時間不用拉太長也可以達到相同成效,也就是疲勞度明顯低,也比較不會受傷。」   潘嘉良在這 7 年間,不斷汲取各方運動科學訓練相關知識,積累了許多心得。   他觀察,「以往,大家可能會覺得,今天會輸是因為練不夠,那我回去就練更多,你練 1 小時、我就練 2 小時,透過『量』的堆疊來嘗試進步的可能。」成了眾矢直指的土法煉鋼,有人這麼舉例:「就是拿一籃雞蛋砸在牆壁上,沒破的就是世界冠軍!」   「可是真正的科學化訓練,應該要針對個人的專項性跟專項能力,結合生理學、運動力學……等面向,精準地依據科學知識與數據,設計適合的訓練課表,也就是對症下藥,只要在對的強度與訓練量,訓練達到今天所設定的目標就可以結束了。」 從傳統的大量、疲勞式訓練模式轉往科學化訓練,潘嘉良坦言,其實受到很大的衝擊,想法也有很大的顛覆,尤其對肌力體能訓練的認知,與過去所學與實務經驗完全不同。   他解釋,「教科書上的生理學、訓練學 …… 等學術專業,其實我們也都讀過,但是缺少統合應用的科學,像是人家說田徑是運動之母,因為任何運動都需要跑、跳、擲,可是當我接觸肌力體能訓練之後,才發現,田徑比較是一個具體的技術表現項目。我甚至覺得,肌力體能訓練才真正是競技運動之母。」   縱使每一次的研習或講座都因時間有限,學得的知識較為片面,但潘嘉良強調,「師父引進門,修行在個人。」最重要的是透過參與各式課程,啟發學習動機。   潘嘉良說:「我覺得這就叫做知識渠道,學習是無止盡的,當我離開校園,怎麼去獲得知識,這是很重要的。」   除了自主參加許多課程外,潘嘉良也將學習風氣向下紮根,期盼能藉一己之力,培養頭屋國中田徑隊學生養成接收新知及學習的習慣。」   對於此,大甲高中陳威儒一直很感念潘嘉良教練,「如果潘教練沒有這樣引導,我可能只會訓練不會讀書。教練從國中就一直教導我們,多讀點書對我們有好幫助,所以,我高中偶爾也會去買一些訓練學的書來讀,讓自己的腦袋多吸收 一點知識。」陳威儒也提到,離開了體育圈,剩下的只有自己所讀過的書,尤其卸下運動員身份的那一刻起,就是看誰的書讀得比較多。   因為徹底執行科學化訓練,精準訓練課表反應訓練時間的縮短,潘嘉良說明:「我們一天只練 2 小時,一個禮拜只練 5 天。」     短暫、高質量的訓練,讓潘嘉良更能在基層推行他的教育理念。他認為,「我們應該要把學生當作一個完整的人來看待,不該偏廢任何一個項目,縱然他有一個專長,也不要去扼殺他其他發展機會的可能。」   秉持全人教育理念,潘嘉良說:「我們不晨操,我們讓學生正常上課與接觸各式各樣的學習活動。」他把訓練時間安排在下午 3~5 點,讓學生回家後有時間寫作業、複習功課、陪家人。   不希望學生犧牲家庭生活。潘嘉良認為,青少年時期,學生的生理跟心理是一個快速成長的階段,早上睡飽與家人的陪伴很重要。   也許田徑隊的經歷僅只是學生人生的其中一段旅程,潘嘉良說:「其實很多孩子在這個階段願意投入參加,可是他未來沒有想要繼續,假設在此時偏廢任何面向,學生未來會走得很辛苦。」   身教更甚於言教。潘嘉良從自己的帶隊習慣做起,每當帶學生赴外縣市比賽,為了不讓學生落下課業進度,賽事之外的時間,他總是帶著學生讀書、寫作業、輔導功課。   潘嘉良解釋,「當然不是每個小孩都是建中、北一女的料,但我希望學業要維持一個基本的水準。」因為田徑項目的賽事,可能一天比完預賽之後得休息幾天才有下一場賽事,出遠門比賽一定會錯過課業進度。     「我會跟他們說,你們校隊出去是沒有特權的,你自己遺失了多少你自己要補回來。」   「沒有奇蹟,只有累積。」這段話是頭屋國中成立體育班 7 年來潘嘉良教練的最佳寫照。他說:「我們一直以來的形象都是扎扎實實的,而且是很有誠信地在耕耘,久而久之大家就會認同。我個人過往雖然不是頂尖的選手,擔任教職與兼任教練之後,讓我能夠以另外一種身分,完成我的夢想。」   透過整體資源的導入,推動基層運動隊伍自給自足與真正落實科學化訓練的「We Care 基層運動隊伍希望工程」所帶來的潛移默化改變,正在發生。教育是百年樹人,一年計劃論成效,實在太狹隘,但學生家長的互動、苗栗與頭屋鄉親的支持,正在提升,「頭屋國中的能見度,提高了!」潘教練積極導入科學化訓練,落實學科術科並重的全人教育理念,獲得地方家長認同,具體反映在 109 學年度,頭屋國中田徑隊的招生上。   一間因為受少子化與人口外移衝擊,全校僅約 220 位學生、不易受家長青睞的地方小學校,「今年招生真的異常順利,還有一些好手不請自來。真的很感謝 Peak Force 團隊的用心,讓我們增加不少招生特色。」潘嘉良教練說。   放棄美國大學教職,來到亞洲推廣運動科學訓練的 Peak Force CEO Dr. Sato 表示,「We Care 基層運動隊伍希望工程」這個計畫,正試圖在改變體制。   以國際最新的運動科學教練培訓系統,讓老師/教練有第一手的進修管道,協助國際/國內運動領域資源鏈結,並提供基層運動員科學化運動訓練、運動防護與恢復、運動營養諮詢建議,甚至協助基層運動隊伍的品牌價值建立與內容行銷。     上一篇:天才遇到了懂訓練的人,就產生怪物! | 下一篇:專練你的籃球智商-台灣首位…     支持     一 起 翻 轉 台 灣 體 壇 教 育 制 度
2020-07-22

天才遇到了懂訓練的人,就產生怪物!

  江奕昌說:「台灣花了很多時間在做技術訓練。我國中畢業剛去美國讀高中時,我的打擊技巧是同儕間最好的,但是我的力量就是輸人家。最直接能觀察到的部分就是我球打不遠。」   「天才遇到了懂訓練的人,就產生怪物!」如何藉由運動科學提升運動員表現?在當今各國運動科學越趨發達的環境下,更顯重要。(看更多…關於運動科學訓練   江奕昌國中畢業後,舉家移民美國。他不僅以棒球背景與美國紐約皇后大學運動科學系的畢業證書,順利找到美國職棒芝加哥小熊隊小聯盟體能教練暨翻譯的 Dream Job 之外,更持續進入 California University, Pennsylvania 運動科學所進修,取得碩士學位。   今年,江奕昌帶著美職與中職累計超過 12 年雄厚資歷與豐富經驗,加入 PEAK FORCE 教練團隊,投入灌溉基層、導入運動科學觀念。   江奕昌分享,初到美國時的衝擊,「我的打擊技巧是同儕間最好的,但是我的力量就是輸人家!」力量的差距,最根本就是源自於體格上的差距。 從前運動科學不普及的時代,人們容易將體格差距怪罪到亞洲的基因。江奕昌卻不這麼認為。他以實例說明:「現在很多高中或大學出國念書的選手,可以很明顯看到他們不論是身材或身體厚度,都有明顯提升,與同期在台灣讀高中、大學所培養出來的選手,體型就是不一樣。」     過去,時常聽到許多人將爆發力、速度不敵歐美選手歸咎於先天劣勢,江奕昌說:「很明顯,你把亞洲人拉去那樣的環境訓練,他的身形也可以長出接近歐美人的厚度。」 「台灣跟美國比起來,我們球員的力量跟爆發力就是比較落後,以前很多人推託亞洲人基因不好 但我覺得其實就是訓練的問題,因為我們以往對於重量訓練、肌力、爆發力訓練就是沒有那麼重視。」與爆發力、速度相比,台灣更著重技巧訓練。   江奕昌說:「台灣花了很多時間在做技術訓練。我國中畢業剛去美國讀高中時,我的打擊技巧是同儕間最好的,但是我的力量就是輸人家。最直接能觀察到的部分就是我球打不遠。」江奕昌也指出,歐美選手對亞洲選手的既定印象就是技巧好,但力量表現的部分就沒那麼好。   江奕昌說:「台灣選手接觸重量訓練的時間,真的是比歐美選手來的晚。透過重量訓練帶給身體強度,訓練比較不容易受傷,甚至若真的不幸受傷,復原的速度也會比較快。」   運動科學並不是一定可以化腐朽為神奇,科學化體能訓練、重量訓練,目的在於提升整體身體素質,降低受傷風險。   江奕昌說:「到了美國這樣一個高強度競爭的地方,若身體素質沒有提升,受傷機率一定會增加。」運動科學訓練概念在江奕昌還是基層選手時並不普及,「我是上了大學才接觸!」他說,自己曾假設,若更早知道科學化體能訓練,也許可以更精進,「雖然不敢說接收到那些資訊就一定會怎樣,但我覺得就算沒辦法到達更高層級,至少也會打得比當初好一點,至少可以多打幾支全壘打。」他笑說。   隨著運動科學訓練普及,江奕昌說:「這很現實,人家在做,你沒有做,差異就出來。如果想要增進自己的選手,就會想辦法投資自己。」   觀察近幾年,美國運動科學訓練方式普及,愈來愈多棒球選手會在休賽期間,尋找優秀的訓練中心,自主訓練、鍛練體能。慶幸的是,台灣在技術端實力大家有目共睹,但在科學化體能訓練則不若歐美國家。   江奕昌直言:「我們的技術不會輸人,但科學化體能訓練這方面真的落後很多。」   若將目光放眼至世界舞台,技術層面固然重要,但爆發力、速度與身體素質等仍不容忽視,若想達到更高層級的舞台,技術訓練專業與運動科學訓練專業之間的互相尊重,以及兩大專業相互結合與搭配得宜,已經是必然的趨勢。   延伸閱讀: 專練你的籃球智商 ── 台灣首位.美國機構認證籃球技術訓練師|余平顥     上一篇: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,更重要的是把路走寬! | 下一篇:體育班制度太僵化?我們開一條路,幫孩子找出路!
2020-07-22

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,更重要的是把路走寬。

  「我國小成績算蠻好的,那時候說要打球,媽媽就非常反對,她說我很會讀書,為什麼要去打球?」 「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,而是為了把路走寬。」江奕昌笑說:「當然這是後來才體悟到的,因為每個打球的人都會想說我高中打完上大學,大學打完要去選秀,我就是要上大聯盟。」   赴美後能繼續參加棒球校隊,完全出乎江奕昌意料之外。他表示,其實國中畢業,家裡決定要移民到美國,他便已決定不打球了,江奕昌說:「那時候想說既然去了美國,就專心讀書,後來發現美國的球隊是讓你可以兼顧到課業跟運動,所以就去參加了。」    「我國小成績算蠻好的,那時候說要打球,媽媽就非常反對,她說我很會讀書,為什麼要去打球?」 母親的強烈反對,無法阻擋江奕昌對棒球的熱情,後來才妥協並與約法三章:「如果想打棒球,成績就不可以退步!」那段期間,他付出更多的努力,維持名列前茅的成績。不過,這一役種下的舉家移民的因。   「這就是台灣很麻煩的一件事情。在美國,我很會讀書,我要打球為什麼不行?因為美國的環境讓你可以把兩個都顧好。」江奕昌說道。     「去美國留學,我不只是去打球,我是去學習,包括學英文、學科知識……等。」江奕昌表示,若上個學期 GPA 低於一定標準,基本上下學期是無法參與任何球隊運作,這就是 NCAA 的規定。相較於台灣的學生運動員,美國學生運動員在課業端要求更高。江奕昌說:「美國基本上沒有體育班!」他解釋,只要是學生就必須正常選課,「學校不會因為你是學生運動員身份就可以通融哪些課可以不用上。一般生要上的課,你都要上,你是校隊,還是要跟一般人一起上課,課後才是訓練與練球的時間。」   美國的學園生活,除了時間管理的學習,主動尋找學習資源也是重要課題。回想起赴美求學的日子,江奕昌有所感慨說:「我在打球的時候我可以認真打球,同時,美國的環境也讓我知道,球如果打不好,至少在我必須停止打球的那一天起,美國的教育體制已在無形中,幫我準備好了第二計畫。」   延伸閱讀: 在美國,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置物櫃馬上被清空,連練球都不行;在台灣,就算考0分也能打球       在學生運動員尚未意識到不打棒球以後要做什麼時,美國的教育體制已悄悄將安全網設立完畢。   台灣的教育體制卻完全不是這樣,「別人在早自習,我們在跑芝山岩!」江奕昌回想過去體育班時光,晨操完回班接著上課,許多人早已抵不過疲憊,睡成一片。   這是台灣體育班普遍的情境,上午上課、下午練球,接近比賽時,還會有晨練和夜間特訓。除了上課、吃飯、睡覺,其餘時間就是在球場上操練,即使孩子們有時間,也不見得有體力做其他事。學科課程時,甚至有老師會為了維持班上秩序,讓球隊學生坐到教室最後一排,任由學生睡覺;甚至有些考試題目會專門為棒球隊的學生設計,只為了讓學生運動員能夠順利完成形式上的學業。     江奕昌說:「學生球員就是一直打一直打,也許會有進職棒的機會,也許什麼都沒有,哪一天他們(大環境)說你不行了,你根本不知道接下來可以幹嘛……」 「沒有人會在打球的時候去想『我之後要幹嘛?』美國人也不會,但是美國的學校將你視同一般生,對你與一般生有一致的學術要求,如果真的在運動這條路走不下去時,把知識技能擺出來與一般生比較,其實基本的水平是一樣的。」   延伸閱讀: 體育班制度太僵化?我們開一條路,幫孩子找出路!   98% 以上的 NCAA 運動員畢業後是不從事職業運動的。 江奕昌以自身經驗為例,他說:「我受到美國紐約皇后大學的青睞,進入學校校隊,但我進到這個學校以後除了打球,還要趕快培養另一個專長『運動科學』,這樣畢業後,不管我打不打球,至少我活得下去。」「我覺得去美國的好處,以我自己的經驗,你說失敗嗎?以棒球夢來說是失敗,可是去了美國,即使我棒球路走不下去了,可是我有第二技能,我可以藉由『運動科學』延伸我的運動生涯。」     江奕昌表示,去美國就是把路走寬,看看棒球以外的世界。對於是否建議學生運動員一定要赴美留學?江奕昌則持中立態度,他說:「如果你是非常好的選手,講實在的你不用去留學,球隊就會來找你,像劉致榮、王建民這些選手。但如果希望小孩有第二專長,也許就可以選擇到美國念書,這沒有一定的絕對,而是要取決於家庭背後考量的因素。」有心想到國外就讀的學生運動員,不應該依賴坊間的各種速成方案或奇巧攻略,而是自己就要有覺悟會比一般人辛苦,「因為在台灣,很多時候老師可能顧不到你的需求,你必須把自己顧好。」江奕昌提出了幾點建議……   第一、球技跟著球隊好好練 第二、在身體體能方面投資自己 第三、要養成讀書的習慣 如果沒有培養這個習慣,以後突然要求你課業會很累。   球技與讀書習慣都是容易自覺,但台灣人到了美國,最大衝擊會是「力量輸人家!」這個台灣人容易忽略的環節,最根本就是源自於體格上差距。   江奕昌解釋,從前運動科學不普及的時代,人們容易將體格的差距怪罪到亞洲的基因,但是,有許多台灣出國留學的學生運動員,經當地訓練洗禮,比起台灣同期的選手,不論是身材厚度、身體素質,都發現有明顯提升。   江奕昌說:「去美國留學需要的條件就是心態要轉變!台灣的學生運動員就是只有運動,美國教育體制給學生運動員的觀念則是會一直強調,學生擺在運動員前面。」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。江奕昌強調,若想到國外念書,要付出更多的心力,因為,不管是球技、讀書習慣、體能等,都需要至少以「年」為單位的長期累積。     上一篇: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! | 下一篇:天才遇到了懂訓練的人,就產生怪物!
2020-07-22

江奕昌:「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!」

  在台灣,不管是哪一個層級的隊伍都缺乏「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」的觀念,一直認為「做」才叫做訓練,深怕做得太少!事實上,完整的訓練計畫,應該包含喝水、吃飯、睡覺,藉由休息恢復讓身體狀況達到巔峰,而不是一昧把量堆高。   江奕昌以棒球背景與美國紐約皇后大學運動科學系的畢業證書,順利找到美國職棒芝加哥小熊隊小聯盟體能教練暨翻譯的工作,他說:「那時候大學剛畢業,這對我來說就是一份 Dream Job。」而在小聯盟所累積的知識和技術,成了江奕昌職業生涯的養分,他也渴望能將這些知識和經驗帶回台灣。   觀察台灣運動訓練環境,對運動科學發展觀念相對薄弱。   「在台灣,不管是哪一個層級的隊伍都缺乏『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』的觀念,一直認為『做』才叫做訓練,深怕做得太少!」江奕昌解釋,「完整的訓練計畫,應該包含喝水、吃飯、睡覺,藉由休息恢復讓身體狀況達到巔峰,而不是一昧把量堆高。」   對於訓練「質」與「量」,江奕昌提出這幾年的觀察,「台灣自主訓練的觀念愈來愈好,但選手與教練的觀念還是『量』練愈多愈好。」為什麼?江奕昌為教練們平反:「大部份教練都知道重質不重量,但是,『質』這個東西很難被測量,『質』是很主觀的!」過去,教練正是因為沒有辦法客觀地評估「質」,不容易知道訓練的「質」好不好,「所以,他們的做法是,至少把「量」堆起來,感覺「量」很夠、「量」比誰都多,就可以不用太擔心。」   延伸閱讀: .天才遇到懂訓練的人,就產生怪物!   近幾年來,科技進步,現在已經可以透過設備的輔助,以科學數據為佐證,讓「質」在今日有了一個憑據。   江奕昌說:「藉由各種的檢測、各種的訓練,用很具體的數據呈現訓練的質,藉由這種方式讓教練了解,OK,我做到這個質了,量就不用像以前這樣堆積上去。」以科學為基礎,幫助教練不需要太刻意以追求「量」來代替「質」。當然,最現實的是,如果輸了比賽可能被質疑:「你的努力不夠!」       對此江奕昌則說:「沒有所謂的勝利方程式!比賽沒有永遠的贏家,我也不可能保證一定會贏,但是,我很確定的是,透過運動科學可以提高獲勝的機率,也可以少走一點冤枉路。」   通往成功的路不只一條,大家的目標都是追求更卓越的運動表現。「其實運動很簡單,沒有分你的方式或我的方式,大家都在找贏球的方式,如果我們能慢慢證明,我們的方式能讓選手取得成功,不管是什麼教練,自然都會想來學習。」除了美國職棒小聯盟經歷外,江奕昌也輾轉在中華職棒幾支隊伍擔任體能教練 6 年之久;帶著超過 12 年雄厚資歷,加入 PEAK FORCE 教練團。   江奕昌說:「上天讓我有機會去美國,並且有在美國職業球團執教的經驗,我不該只是安於現狀,我有義務跟責任,把這些經驗傳達給台灣的運動員。」   他自認,一路走來都算是幸運的人,無論是有機會赴美求學亦或是在美國職棒小聯盟擔任體能教練。只是,該如何將過去在美國所學的知識傳遞給台灣選手?江奕昌反思,走出職棒隊伍,深入成人隊伍的源頭「基層」,撒種、深耕運動科學的觀念,也許是一個比較好的施力點;幫助選手取得身體素質的成長、提高運動表現,讓他特別有成就感。   他回憶美國工作期間,「不管是在較低階的小聯盟,或是後來到比較高階的復建基地,都是在選手很低谷的時候遇到他們;我很享受幫選手從 Nobody 一點一點變成 Somebody 的過程。」   推廣運動科學教育,改變根深蒂固的觀念並不容易。   「這就是一場革命!其實我也很佩服願意做出改變的教練,因為這些教練在當選手的時候一定不是這樣練的。我認為其實他們都在突破,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革命,因為你要教練用一種不熟悉的訓練方式,他們也很不自在。」   當然,運動科學是很新的觀念,也許距離大家所認定的成功仍有一哩路要走,但這場如同江奕昌所說的「革命」,將在未來持續發酵,並影響更多的台灣選手與運動環境。     上一篇:棒球人的社會責任: 從運動科學教育與耕耘基層開始 | 下一篇: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,更重要的是把路走寬
2020-07-22

棒球人的社會責任:從運動科學教育與耕耘基層開始

  未來不打球要做什麼?擁有在美國與台灣職棒體系擔任體能教練經驗的人,屈指可數。卸下選手戰袍,江奕昌不過度自豪擁有的經歷,以運動科學結合棒球背景,一次又一次跳脫舒適圈,只為了分享運動科學,開啟生涯新篇章。   「其實我很感謝棒球這項運動,如果沒有棒球、我可能很容易就會留在舒適圈。」江奕昌說道,國中畢業後舉家移居美國,在文化和語言障礙面前,他以棒球搭起溝通橋梁,在華人為主紐約法拉盛地區,融入非華人的世界,並在高一那年即入選校隊先發陣容。   生於棒球世家,江奕昌的父親江仲豪是兄弟象創隊元老之一,受到父親影響,江奕昌從小非常熱衷於棒球;但因為江仲豪非常清楚台灣體育環境的限制,關注兒子教育問題的他,索性帶著全家移民美國。   「因為我爸看過太多了,他算是很幸運的人,可以一直以棒球為業,但他有更多的同學可能高中畢業或是大學打完球進不了職棒,被迫重新尋找第二專長。這對很多選手來說其實是很掙扎的,我們的教育體制並沒有把這件事情做好。」     延伸閱讀: .體育班制度太僵化?我們開一條路,幫孩子找出路!     赴美後,江奕昌仍懷有棒球夢。江奕昌在高中階段表現不俗,曾登上美國紐約地方報紙,以半額獎學金順利申請美國紐約皇后大學,他認為,「任何一位持續打球的選手,在停止的那一刻來臨以前,都會覺得:『我還有機會!』。」 什麼時候才真正意識到,「未來不打球要做什麼?」他說得追溯至大學時期,看到大四學長的打擊練習,「那些人看起來很強,可是選秀都沒有被選到,就大概知道大學這四年打完,沒有辦法再往職業棒球運動員這條路前進了。」 與台灣制度不同,江奕昌表示,美國最晚可以在大二下學期再確認主修,而他在當時選了運動科學及電腦科學的入門課,他笑說:「雖然電腦科學那些東西也很好玩,但對我來說運動科學更好玩,那種興趣的差別是很明顯的。」而後,江奕昌便選擇運動科學系,也奠定了往後的職業選擇。     沒有讓棒球成為生涯中的一項賭注,更無須承擔全盤皆輸的風險,江奕昌在大學畢業後,卸下選手戰袍,雖然未能往職業選手邁進,但靠著棒球背景與運動科學科班出身,進入美國職棒芝加哥小熊隊小聯盟擔任體能教練,開啟生涯新篇章。   江奕昌以棒球背景與美國紐約皇后大學運動科學系的畢業證書,順利找到美國職棒芝加哥小熊隊小聯盟體能教練暨翻譯的工作,他說:「那時候大學剛畢業,這對我來說就是一份 Dream Job。」而在小聯盟所累積的知識和技術,成了江奕昌職業生涯的養分,他也渴望能將這些知識和經驗帶回台灣。 觀察台灣運動訓練環境,對運動科學發展觀念相對薄弱。   「在台灣,不管是哪一個層級的隊伍都缺乏『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份』的觀念,一直認為『做』才叫做訓練,深怕做得太少!」江奕昌解釋,「完整的訓練計畫,應該包含喝水、吃飯、睡覺,藉由休息恢復讓身體狀況達到巔峰,而不是一昧把量堆高。」   對於訓練「質」與「量」,江奕昌提出這幾年的觀察,「台灣自主訓練的觀念愈來愈好,但選手與教練的觀念還是「量」練愈多愈好。」為什麼?江奕昌為教練們平反:「大部份教練都知道重質不重量,但是,『質』這個東西很難被測量,『質』是很主觀的!」     過去,教練正是因為沒有辦法客觀地評估「質」,不容易知道訓練的「質」好不好,「所以,他們的做法是,至少把「量」堆起來,感覺「量」很夠、「量」比誰都多,就可以不用太擔心。」   近幾年來,科技進步,現在已經可以透過設備的輔助,以科學數據為佐證,讓「質」在今日有了一個憑據,江奕昌說:「藉由各種的檢測、各種的訓練,用很具體的數據呈現訓練的質,藉由這種方式讓教練了解,OK,我做到這個質了,量就不用像以前這樣堆積上去。」以科學為基礎,幫助教練不需要太刻意以追求「量」來代替「質」。 當然,最現實的是,如果輸了比賽可能被質疑:「你的努力不夠!」   對此江奕昌則說:「沒有所謂的勝利方程式!比賽沒有永遠的贏家,我也不可能保證一定會贏,但可以很確定的是,透過運動科學可以提高獲勝的機率,可以少走一點冤枉路。」   通往成功的路不只一條,大家的目標都是追求更卓越的運動表現,江奕昌說:「其實運動很簡單,沒有分你的方式或我的方式,大家都在找贏球的方式,如果我們能慢慢證明,我們的方式能讓選手取得成功,不管是什麼教練,自然都會想來學習。」   除了美國職棒小聯盟經歷外,江奕昌也輾轉在中華職棒幾支隊伍擔任體能教練 6 年之久;帶著超過 12 年雄厚資歷,加入 PEAK FORCE 教練團的江奕昌自認,一路走來都算是幸運的人,無論是有機會赴美求學或是在美國職棒小聯盟擔任體能教練。     延伸閱讀: .去美國留學不一定是為了打大聯盟,更重要的是把路走寬! .在美國,成績沒有達到標準,置物櫃馬上被清空,連練球都不行;在台灣,就算考0分也能打球     「上天讓我有機會去美國,並且有在美國職業球團執教的經驗,我不該只是安於現狀,我有義務跟責任,把這些經驗傳達給台灣的運動員。」   只是,該如何將過去在美國所學的知識傳遞給台灣選手?江奕昌反思,走出職棒隊伍,深入成人隊伍的源頭「基層」,撒種、深耕運動科學的觀念,也許是一個比較好的施力點;尤其在幫助選手取得身體素質的成長、提高運動表現,讓他特別有成就感。   他回憶美國工作期間,不管是在較低階的小聯盟,或是後來到比較高階的復建基地,都是在選手很低谷的時候遇到他們 ……       「我很享受幫選手從 nobody 一點一點變成 somebody 的過程。」江奕昌的眼神發光。 推廣運動科學教育,改變根深蒂固的觀念並不容易。   「這就是一場革命,其實我也很佩服願意做出改變的教練,因為這些教練在當選手的時候一定不是這樣練的。我認為其實他們都在突破,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革命,因為你要教練用一種不熟悉的訓練方式,他們也很不自在。」 當然,運動科學是很新的觀念,也許距離大家所認定的成功仍有一哩路要走,但這場如同江奕昌所說的「革命」,將在未來持續發酵,並影響更多的台灣選手與運動環境。     上一篇:無上一篇 | 下一篇:江奕昌:「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分!」
2020-07-22